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作家在線 > 創作談 > 正文

趙德發:寫一部有歷史感的小說

——《經山海》創作談

更新時間:2019-02-21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我多年前購得一本《歷史上的今天》,讀得入迷,因為我從中發現了歷史的另一種面貌。我們在常規史書上讀到的歷史是線性的,這本書上的歷史卻是非線性的。常規史書是現實主義寫法,這本書卻有魔幻色彩。上下幾千年,恍然成為一片森林,森林由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棵大樹組成。大樹參天而立,每一棵代表一天,上面掛滿果實。果實有甜有酸,有苦有辣;或賞心悅目,或滴血瘆人。單獨觀看一棵樹,忽而回到古代,忽而跳到現代;忽而去了外國,忽而回到中國,給我的沖擊力格外強烈。

  因此,當《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先生約我寫一部反映新時代的小說時,我立即想到了這部書給我的感受,決定用“歷史上的今天”結構小說,并寫出一位歷史感特強的主人公——從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畢業的女鎮長吳小蒿。

  新時代,也是“歷史上的今天”。戰軍主編說過這樣的話:“新時代就是我們置身其中的現實,我們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帶著新時代的印跡。”我深以為然。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生,經歷了半個世紀的巨變之后,對新時代的感受尤為強烈。2018年春天我去沂蒙山,在扶貧工作隊長的陪同下,站在古生代寒武紀的海底沉積物、今天的“透明崮”上看下面的花海人煙,想到近年來我們國家的日異月殊,滄桑感溢滿心間。

  吳小蒿不是意念的產物。我出生于農村,從25歲起就在公社、縣委工作,后來成為專業作家,還是一直關注農村,對鄉鎮干部較為熟悉。他們處于國家政權的最基層,工作繁重,十分辛苦。與社會中任何群體一樣,這個群體也是形形色色,魚龍混雜,荼毒百姓的敗類屢見不鮮。但就大多數而言,他們能夠認真履職,真心實意為群眾服務。進入新世紀之后,這個群體發生了很大變化。他們大多受過高等教育,看待問題的角度、處理問題的方式都與前輩有所不同。尤其是,一些優秀者會用歷史眼光觀照當下,有強烈的使命感與擔當意識,既接地氣,又明大勢,成為鄉村振興的扛鼎人物。其中一些女干部,德才俱備,不讓須眉。但這些女干部并不像當年“樣板戲”里的江水英,也有凡人俗舉,七情六欲。在家庭與事業上,她們很難兩全,有諸多煩惱乃至種種磨難。我多次傾聽過她們的講述,為她們的經歷慨嘆不已。基層政治中的女性在新時代的表現,便成為我這本新作的主要內容。

  于是,吳小蒿就在我的眼前出現了:她在農村出生,被重男輕女的父親視為蒿草,考進大學后熱愛史學志存高遠,卻被迫嫁給一位品質惡劣的“官二代”。她到海邊一座城市工作,在機關坐班十年后深感厭倦,就參加干部招考,下鄉當了副鎮長。從此,開啟了她個人的“新時代”,也讓我們看到了黃海之濱一個半農半漁之鎮的“新時代”。

  這位體重不足百斤的小女人,可憐,可愛,可敬。她的經歷與命運,讓我牽腸掛肚。在長達一年的寫作過程中,我的心思全在她的身上,甚至為她哭過幾回。見我恍恍惚惚魂不守舍,老伴打趣,說我“精神出軌了”。

  對吳小蒿的這份情感,還改變了我的寫作手法。我有這樣的經歷:外孫女住我家時,我因為特別喜歡她,看她時常常舍不得轉移目光。寫這部書時面對吳小蒿,我也是“目不轉睛”。雖然用的是第三人稱、全知視角,但一直聚焦于她,“一鏡到底”。有朋友說,沒想到長篇小說能這樣寫。我說,筆隨心走,墨與情諧,這是創作的金科玉律。

  我一直認為,一個人,無論從事什么職業,都應該有點兒歷史感。沒有歷史感的人,對當下的時代與生活,就不能有深刻的感受與思考。因此,我讓吳小蒿習慣性運用歷史目光,將自己面對的事情放在歷史背景下思考,因而,她在楷坡鎮的一些作為便具有了歷史意義。她喜歡《歷史上的今天》一書,在書中記下自己的一些經歷,女兒點點也效仿母親。于是作品的每一章前面,都有一組“歷史上的今天”:書中記的、小蒿記的、點點記的,一條一條,斑駁陸離。讀者會看到,新時代的歷程與個人的歷程,都處在人類歷史的大背景之下,耐人尋味。

  這部長篇小說,也是我向齊魯文化和山東大學的致敬之作。我1988年考入山大中文系辦的作家班,兩年間深受山大學術風氣和齊魯文化傳統熏染。那時在我心目中,山大的文史樓是一座圣殿,因為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歷史系有“八馬同槽”,文學系有“四大金剛”,都是在全國學界響當當的人物。他們的徒子徒孫,有好多直接教過我,或以著作哺育過我。所以,我讓作品主人公畢業于那里,承載著齊魯大地上傳承已久的人文精神,在新時代里建功立業。

  2018年深秋,山東大學作家班舉辦入學三十年聚會,我寫了一首七律,承蒙班主任老師、著名學者兼書法家王培元先生當場揮毫寫出。其中有這么兩句:“常聞夏雨催新果,莫怨秋風撼老枝”。這部作品,算是我在夏天里飽受雨露滋潤,在秋天里結出的一個果子吧。

  2019.1.16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彩票店一年能挣多少钱 天津11选五中奖规则 北京时时彩是不是官方彩票 app程序开发软件 22选5近100期走势 河北时时直选 时时平台出租 一般麻将有多少颗牌 浙江福彩12选5推荐号 凤凰彩票软件iOS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