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新作看臺 > 報告文學 > 正文

許晨:“科學”號在遠航

更新時間:2018-11-14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如果說南北極是地球兩端的第一和第二極地、珠穆朗瑪峰是最高極地——第三極的話,那么深深的海底就是世界最深極——第四極,而這個極地還少有人類的足跡到達,需要我們的“科學”號,以及“蛟龍”號、“潛龍”號等眾多海洋重器,劈波斬浪、風雨兼程。

  一

  “嗚——”

  隨著一聲長長的汽笛鳴響,一艘上白下紅兩種顏色相間、漂亮威武的科學考察船起航了。右舷靠碼頭一側欄桿前,我作為一名特邀科考隊員,與本航次首席科學家張鑫、科考隊長王敏曉及全體乘員身穿統一的紫紅色工作服——胸前繡著一面五星紅旗、背后印有“中科院海洋所”幾個大字,像海軍出航“站坡”一樣整齊地列隊,與前來送行的人們告別。

  “再見了!再見了!”“祝愿‘科學’號早日凱旋!”……

  船上船下的人們互相揮手致意,滿載著“走向深藍”夢想的科考船緩緩駛離碼頭。

  駕駛臺上,一身潔白工作服、有著豐富航海經驗的船長孫其軍手持望遠鏡,像一位臨陣的將軍一樣,密切觀察著前方海況,不時地下達著口令。年輕的操舵手則復述著謹慎操作。尖尖的船艏像一具鋒利的犁鏵,翻開滔滔碧波,兩道白浪航跡翻卷在船舷兩側,輪船以每小時10節的速度駛出膠州灣。不一會兒,就把母港——青島西海岸薛家島碼頭和這座美麗的海濱城市遠遠地留在身后。

  這一天是2018年7月9日,我國最先進的海洋科學綜合考察船“科學”號,出海執行“熱帶西太平洋海洋系統物質能量交換及其影響”科研調查航次。這是中國科學院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其中包含數個海洋研究前沿課題。作為一名致力于海洋文化的作家,我有幸隨船出海采訪體驗。

  走近“科學”號,我首先被其英武、別致的外貌深深吸引。流線型船體、寬大的甲板,潔白的上層建筑聳立著高高的球型雷達天線罩。現代化的360度環視駕駛室,讓視野異常寬闊明亮,茫茫海天盡收眼底。船身亮麗的“中國紅”底色上赫然印著兩個大字——“科學”,那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手跡。

  這是中國自主設計的可進行全球深海探察的海洋重器,世界一流的海洋科學綜合考察船。它的橫空出世,真正實現了我們從近海挺進大洋的夢想,為揭示深海奧秘提供了強大的平臺。

  然而,在新中國成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的海洋科學工作者只能在海邊上“打轉轉”,根本無法深入到那時而碧波涌動、時而風狂浪高的深藍遠海,也就無從談起大力發展海洋科學事業。那時,“海洋強國”似乎只是一個遙遠的夢……

  二

  生命起源于海洋。海洋是人類的搖籃。

  古今中外,人們對于海洋始終充滿好奇心。那深深的海水下面到底是一個什么世界?里面隱藏著多少難以解釋的秘密和豐厚的寶藏?于是,一批批“敢吃螃蟹”的人沖向大海,試圖打開那閃著神秘藍光的海洋之門。

  1949年,新中國誕生,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可是,由于歷史的原因,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在海洋上并沒有站起來。雖然早在1950年8月,由著名科學家童第周、曾呈奎、張璽等主持成立了國家第一個海洋研究機構——中國科學院青島海洋生物研究室(今海洋研究所前身),但幾乎白手起家的海洋科研之路,步履蹣跚。

  那時候,年輕的科研工作者只能依靠租用漁船出海,抑或在海邊沙灘上、海岸潮間帶等地進行調查與研究。曾經不止一人,遙望著茫茫的大海,發出長長的嘆息。

  時光轉到1956年,國家制訂十二年科學發展規劃,海洋科學家們提出:“研究海洋不出海是不行的,我們急需配備專用的調查船。”這項建議上報到國務院,日理萬機的周恩來總理高度重視,當即批示有關部門協商解決。不久,在中科院和交通部協調下,上海海運局把一艘舊船改裝成調查船,取名“金星”號,并選配一批經驗豐富的船員,轟轟隆隆地將船開到了青島碼頭。

  一顆金星亮度有限,卻依然映照著共和國初期的海洋。1957年6月,由回國不久的海洋學家毛漢禮為隊長,經驗豐富的戴力人為船長,駕駛“金星”號開始了海洋調查工作。一年后又以它為主力,在國家科委領導下,組織海軍、中科院等60多個單位、600多名科技人員,開展了大規模的全國海洋綜合調查——人們習慣稱為“海洋大普查”,基本摸清我國領海狀況。

  不過,雖說“金星”號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縱橫近海,為海洋考察立下汗馬功勞,可它骨子里是一艘上世紀初美國建造的老船,內臟器官逐漸老化。隨著經驗豐富的首任船長和一班船員芳華逝去,它也無法再像年輕人一樣去乘風踏浪……

  三

  歷史走進1978年12月,冬天里鼓蕩起一陣溫熱的春風,古老而龐大的中國航船轉了一個彎,開辟了“改革開放”的新航向。

  這年,歷經磨難而癡心不改的海洋學家曾呈奎,擔任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所長。他一手抓陸上和淺海的海洋研究,一手抓深海調查船的建造和儀器設備的更新,希望盡快追上海洋發達國家的步伐。

  在他的積極呼吁奔走和中科院有關部門大力支持下,經國家批準,上海滬東造船廠為海洋所建造現代化新船。新船于1981年正式下水,命名為“科學一號”。總長104米,排水量3324噸,配備先進通信、導航系統,是一艘以海洋地質和地球物理調查為主,兼作綜合性海洋調查的科學考察船。

  如虎添翼!我國海洋事業具備了走出第一島鏈的能力。

  “科學一號”乘載著海洋科研人員多次執行國家“863”“973”高科技任務。遠征太平洋、數度過赤道,在深海科研、國際合作等項目中顯示身手,采集了數以萬計的科研數據。其中,最富有價值成果之一,是研究員胡敦欣課題組關于“棉蘭老潛流”“呂宋潛流”等現象的重要發現。

  胡敦欣是青島即墨人,1956年考上山東大學海洋系,畢業后被著名海洋學家、海洋研究所的毛漢禮錄取為研究生,走上研究物理海洋之路。多年后,他說跟著毛先生最大的收獲就是專心治學。毛漢禮曾語重心長地說:“做研究工作,你屁股上長尖不行,那坐不住。應該像有膠水一樣,粘在椅子上!”

  此話振聾發聵,胡敦欣牢牢記在心里,不但粘在研究室的椅子上,還粘在了科學考察的船上。80年代中期,從美國學習歸來的胡敦欣感到西太平洋暖池東移,會引起“厄爾尼諾”現象,氣候無常旱澇不均,對于我們這個農業大國影響很大,他決心在這個課題上有所突破。

  胡敦欣的課題得到中科院的大力支持,由海洋所牽頭聯合6個涉海單位,開展“熱帶西太平洋海氣相互作用研究”。過去沒有科考船能夠進軍西太平洋,如今“科學一號”挑起重擔。年輕的胡敦欣當首席科學家,與他同齡的俞錫春任船長。

  在科考船上,首席科學家與船長的配合至關重要。每次出航前都會由首席科學家預先設計、提交駐停站位計劃。可在實踐中,因時常出現偶發現象,科學家往往會臨時變更一下航線。這就需要船長的理解和支持。

  一次在某海域調查時,胡敦欣團隊感到如果再增加一個站位觀測,會有更好的效果,便找到俞錫春商量:“船長,咱們能不能往前延伸一下,到這個區域停一天?”

  “這個……”按說這已超出計劃范圍,況且那片海域航線非常陌生,難以預料。不過,俞錫春只是稍一沉吟,便爽快地做出決定:“沒問題。只要有利于科研,我們全力配合。”

  幾年間,他們就是這樣同舟共濟,利用“科學一號”完成了許多科研項目。尤其在菲律賓南部調查時,胡敦欣確認從熱帶東太平洋向西運動的海水,到了菲律賓分成兩支:其中向北流向中國、日本的“黑潮”,再折向東形成影響我國和東亞氣候的副熱帶環流……

  胡敦欣等人牢牢抓住這一現象,在不同深度、不同時間測量水溫、流速等,計算各種數據,確定這是一支次表層潛流,因是在菲律賓棉蘭老島附近,于是命名為“棉蘭老潛流”。這是世界上首次由中國人發現的大洋潛流!它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2001年,在海洋環流與波動研究上做出重大貢獻的胡敦欣,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此外,還有其他許多海洋科學家,利用“科學一號”完成多個考察項目,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為中國海洋科研事業贏得了聲譽。不過,對于浩瀚的深海大洋和深邃的海底世界來說,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出了第一步。海洋科研領域,呼喚著更為先進的科學考察船,為科學家和科研課題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四

  海洋最值得關注的部分是深海。全球海洋平均水深是3800米,其中超過1000米的深海區占95%以上。那里邊躲藏著無盡的寶藏和奧秘,需要人類去探索。

  科學考察船是海洋探測與研究不可或缺的裝備。盡管我們有了“科學一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它畢竟建造于80年代初,已經進入暮年。在深化改革開放的大潮中,人們與國際接軌的創新意識日益增加,加之綜合國力越來越強,新型現代化的科考船呼之欲出。

  2007年伊始,時任海洋研究所所長的孫松,思維開闊、志向遠大。他出身于山東萊陽農家,1978年考上山東海洋學院(中國海洋大學前身)生物系,大學畢業后,又考入海洋研究所,沿著碩士博士研究員的臺階一路走來,是一位專家型領導者。

  孫松深知海洋裝備的重要性——海洋所沒有遠洋考察船,就成了“海軍陸戰隊”。因而,他帶領一班人籌劃建議,獲得批準實施“國家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建造世界級海洋科學綜合考察船。夢想照進現實。作為所長的孫松直接靠上抓,從船運大隊調來于建軍任監造總工程師,老船長隋以勇任總工藝師,開始艱辛而光明的造船征程。

  新船由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第708研究所設計,武昌船舶重工有限責任公司建造。從設計開始,孫松他們就參照英國、挪威等最先進的科考船,結合我國海洋科研工作的實際需要,提出一整套全新的理念和技術指標。具有多年船載實驗室經驗又當過科考船隊大隊長的于建軍畫草圖供參考。

  2010年,寄托著幾代海洋科研人夢想的新船開工了。夜以繼日,冬去春來。經過一年多的奮戰,2011年11月,新船在武漢下水,命名為“科學”號。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這是鄧小平同志在1988年全國科學大會上,綜合馬克思主義關于生產力的理論,根據當代科學技術發展的趨勢和現狀而提出來的著名論斷。用“科學”二字命名中科院海洋研究的考察船,意義非比尋常。讓我們來參觀一下這艘先進的考察船吧——

  船長99.8米、寬17.8米、深8.9米,排水量約4600噸。在12節航速下,續航力15000海里。它是目前世界上首次采用吊艙式電力推進裝置,配備了艏側推、動力定位及綜合導航定位系統,在低速狀況可完成360度回轉的船舶。一次充足給養,可在海上航行作業60天,極大增加了海洋考察的周期。

  當然,最重要的是它具有7大船載科學探測與實驗系統。包括水體探測、大氣探測、海底探測、深海極端環境探測等。裝備了高精度星站差分GPS定位系統、全海深多波束測深系統、多道數字地震系統、纜控水下機器人(ROV)、電視抓斗等多種國際先進的探測設備,具備高精度長周期的動力環境、地質環境、生態環境等綜合海洋觀測調查能力。

  在經過一年多的適應性航次之后,“科學”號于2014年4月8日,迎來首航時刻。海洋所副所長、海洋生物學家李超倫任首席科學家,海歸博士張鑫任工程技術負責人。它搭載46名科學家和技術人員,以及纜控潛水器“發現”號——這是目前國際上最先進的水下機器人,是“科學”號上的重要裝備。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以“專業運行、開放共享”的模式運行管理,使“科學”號成為海洋科研人員的共享平臺。幾年來,“科學”號如同不知疲倦的奔馬,一個航次接一個航次地奔赴深海大洋。在我國南海東海、西太平洋海域進行深度探測與研究,圓滿完成深海極端環境調查、大洋環流系統與氣候變化、深海生物基因資源及生物多樣性等項目的科學考察。

  成果豐碩而喜人。“科學”號開啟中國新一代海洋科學綜合考察船的新篇章,實現海洋科考能力跨越式發展。從此,我國海洋科研能力邁入世界一流方陣……

  五

  出航20多天了,“科學”號接連避過了“瑪莉亞”“山神”等臺風。利用轉好的天氣海況,科考隊員夜以繼日地連續作業,爭取盡可能帶多一點的樣品和數據回去。

  這天上午9點多鐘,電視抓斗將要提升上來,從監控屏幕上目測,帶回來大批生物樣品。有關人員摩拳擦掌,整裝以待。我也早早穿好工作服,戴上安全帽走進現場。

  兩位技術員正在回收抓斗,旁邊幾位隊員幫助拉繩子——這是用來防止抓斗提上海面搖蕩用的。我也趕緊上前相助。抓斗提上了甲板,“嘩”的一聲,兩扇門打開了,連泥帶水倒了一地。這片海底是一片黑乎乎的泥沙,里邊藏著大量的貽貝、鎧甲蝦、潛鎧蝦等生物。研究人員一擁而上,有的拿盆,有的拿桶,興高采烈地在泥水里翻騰著、尋找著。

  盡管由于冷泉區混合著甲烷等氣體,發出一股股難聞的腥臭味,可研究人員毫不在意,一個個只管精心地挑選著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忽然,年輕的女隊員惠敏竟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太好了,我愛你!”

  我打趣地問:“愛什么呢,黑泥嗎?”“是啊,黑泥里有寶貝。”原來她發現了一只特大的稀有海螺,過去只在專業書上看到過照片,現在見到真品,怎能不歡呼雀躍呢?這些科考隊員面對海底來的新奇樣品,就像深山藥農發現了人參似的,如獲至寶。這不正反映出一種對于職業的熱愛和追求嘛!

  中午吃飯時,手機微信響了,來自各方朋友的數條問候跳了出來:祝你節日快樂!老兵永遠不老!啊,原來今天是2018年8月1日,八一建軍節到了!一股熱流瞬間涌上心頭。軍人出身的我轉業已經20多年,但每到這一天,總還是特別的激動和興奮。沒料到,今年的“八一”我是在西太平洋上、在“科學”號上度過的,別有意義。

  驀然想起:今天還是海洋所的“所慶”啊!1950年8月1日,新中國成立不久,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的前身——青島海洋生物研究室掛牌成立了,著名科學家童第周、曾呈奎、張璽任正副主任,成員中有后來成為中科院院士的秦蘊珊、劉瑞玉,以及海外歸來的毛漢禮、鄭守儀等人。它的成立標志著中國現代海洋科學全面、系統、規模化發展的開端。

  種種成就不多說了,僅以科學考察船為例:從兩手空空不得不租用漁民的小船、舢板,到有了老船改裝的“金星”號、自己建造的“科學一號”,再到今天世界一流雄姿勃發的“科學”號,可以看出我國海洋科研事業的發展,從小到大、百折不撓,從淺藍走向深藍,從近海挺進大洋。

  當年選擇8月1日建所或許是偶然的,但卻存在著必然性。它意味著剛剛從戰火硝煙中站起來的新中國,處處需要這樣一種敢打必勝的精神和作風,千百年來重陸輕海、有海無防的民族更應該像軍隊一樣,進軍海洋,打一場認知海洋、規劃海洋的翻身仗!

  今天,我們年輕的新一代海洋科學家,冒著烈日高溫在大海上團結拼搏、辛苦作業,不就是在用實際行動紀念建所68周年嘛!此時,我的耳畔又響起現任所長王凡說的話:“我們正在青島西海岸新區建設大科學中心,整合中科院涉海科研力量,更好地為實施海洋戰略、建設海洋強國貢獻力量!”

  我走上“科學”號考察船前甲板,抬頭望向那巍然挺立的“前桅”——普通船只直立的前桅桿用于懸掛桅燈、錨燈和錨球,而此船設計出新,高大的桅桿呈45度角前傾,桅頂平臺除幾種航行燈之外,還加裝了海氣通量探測設備。它就像一個永遠探索未來的先行者,站在那里探身向前,久久遙望著茫茫大海、浩浩藍天。

  如果說南北極是地球兩端的第一和第二極地、珠穆朗瑪峰是最高極地——第三極的話,那么深深的海底就是世界最深極——第四極,而這個極地還少有人類的足跡到達,需要我們的“科學”號,以及“蛟龍”號、“潛龍”號等眾多海洋重器,劈波斬浪、風雨兼程。

  “科學”號在遠航!共和國的科學事業在前進……

原載于:《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07日 22 版“偉大征程·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專欄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新会员送88彩金 麻将图片 怎样买马彩赚钱 现金斗牛20元提现下载 四川时时qq群 中信彩票注册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时时彩论坛 北京pk10定位计划软件 新疆时时开奖号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