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作家在線 > 序與跋 >> 正文

耿立:康學森散文集《嘶啞的魯西》序言

更新時間:2018-01-16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散文,要煙火,更要詩意

——康學森散文集《嘶啞的魯西》序言

 

 

        學森的散文多短制,這和目前的潮流逆行。當下散文動輒萬字,是泥沙俱下的文體,這當然有道理,因為傳播媒介變了,莊子時代,如果一篇散文萬字,那不知要砍伐多少根竹子,不知要裁制多少絹帛,搬家時,累壞多少只黃牛?

    現在不但散文龐大了,小說不是?普魯斯特、索爾仁尼琴、張煒等的一部小說,都有數百萬字之巨;詩歌呢?也是千行萬行。但在這潮流里,也有一些人保有古意,珍視文字,敬畏文字,不輕易出手,這是對自己和讀者或者后人負責。

        散文,是要閱歷與歲月滄桑的,也要敏感多思;要煙火,更要詩意,是最易寫也最難寫的文體,散文不依傍故事和和意象,人們說散文是自由的,但自由是難的,自由,并不意味隨意和草率。真正的美學高度才能保證自由不至于滑向淺薄,它關涉兩點:其一,沒有既定的規范也就沒有形式上的藏身之地。散文是一個人的直接敞開,高低深淺一覽無余。寫作者很難利用音韻節奏、故事情節或者一大堆概念掩護內心的貧乏。其二,敞開文體的邊界對于創造力具有更高的要求。天馬行空的另一面就是無所依靠,不知道怎么下手才好。沒有情節邏輯的固定軌道,沒有分行、韻律和節奏作為腳手架,許多人不知道方向在哪里。所以,自由并不意味輕松。

        散文好寫,但散文也難寫好。散文貼近心靈,更貼近生活,在學森的散文中,我們看到他生活的蹤跡,他的童年的鄉村經歷,他的從軍行伍,他的閱讀和交友,這些都在散文里顯現。特別是他寫到的鄧麗君和蘇芮,使我心有戚戚焉,我曾想寫一下鄧麗君,題目都有了《穿越暗夜的聲音》,那是我少年時代,躲在被窩里拿著收音機,偷聽敵臺,第一次知道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種聲音。《小村之戀》,《獨上西樓》,《再見,我的愛人》這些都深深嵌入我的肌體里,我還能憶起一個鄉村孩子聽到這歌聲的滿眼淚光,后來,我去到臺灣,特意去鄧麗君紀念陳列的地方,表達自己珍藏的記憶。她參與了我的精神成長。

        還有就是蘇芮,我曾和一個友人坐在操場的看臺上,那是夜里,那夜里,友人曾唱起蘇芮的《執著》。這也是一種暗夜的聲音,是對未來的期望,從夜里飄出,我感到了激動和迷離。

 沒有退路,但傷痕累累的歌聲,能經得起多少的黃昏和暗夜呢?

 我說,鄧麗君和蘇芮,是生命,也是精神。感謝學森用散文之筆記下了曾感動他,也曾感動我的聲音。

 我說,散文從來不是幫閑或者幫忙的,雖然有些垃圾文字是靠幫忙與幫閑活著的,這是寄生的文字,當靠山倒下,這樣文字不復存活。

 我一再提倡,散文是有良知和責任的,它不僅僅是所謂的美文,散文的美,來源于靈魂的裸露和現實的在場。散文裸露心靈的真,直面人生的真,這不僅需要才華,還需感受和表達的勇氣。散文是最顯露人格的文體,散文最高的境界是人格的成就與載體,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一個作者能否保證對心靈不撒謊的問題。

 當下,有許多散文在偽抒情、偽敘事(當然小說詩歌也有撒謊的,但散文精神作弊的嫌疑比其他文體都大),香草美人式的躲避,怨婦式的促狹,偽鄉土、假紳士的感懷,做作的親情告白,無關痛癢的失血抒情,可謂比比皆是。

 其實在散文創作的時候,有一個問題是不容回避的,那就是為什么寫作?”在這樣一個職業選擇日益多樣化的時代,是什么樣的理由使一個人選擇了孤獨的寫作生涯而沒有去干別的?這問題在西方很多作家身上可以說是一個永恒的終身命題,從開始寫作那天起,就要確立一種精神立場和寫作立場,就要為自己一生的作品命名。這或許可說是一種文化DNA(基因),如果缺乏了這種基因,就先天缺失了寫作的精神底座

 散文界流行什么寫什么,是當下許多作者的習慣。余秋雨出來,小余秋雨出來;劉亮程出來,再一批偽鄉土散文出來……能沖破當下寫作氛圍的作品很少。波伏娃在《婦女與創造力》中說:“婦女是受條件限制的。她們不僅受從父母和老師那里直接受到的教育和限制,而且也受到她們所讀的那些書的限制,受到她們所讀的書-包括女作家們所寫的書-所傳給她們的那些神話的限制。她們受到傳統的婦女形象的限制,而她們感到要脫離這種模式又是極其困難的。波伏娃說的現象可以移到散文創作中:散文寫作時是否想到過要沖破藩籬-沖破教育的、世俗的以及那些所謂的好散文的藩籬?

 因此,散文現在面臨的不再是能表達什么,而關鍵看我們能夠賦予散文什么?散文應從平面的、輕巧的鄉土感喟,親情的心靈雞湯之類的懈怠狀態中解脫出來,應該更多承擔人文精神的搭建與良知擔當,應該有更多對社會民族和人類命題的思考與思索……

 “他應該永遠嘗試去做那些從來沒有人做過或者他人沒有做成的事,而不是不敢承擔艱難,惰性地被動塑造。我們要勇于在作品中烙上當下的標記。歷史只記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個散文家應有思想獨異的見解,在經驗上騰躍,講究智性含量,不要忘了散文文體的靈魂是自由。

當下散文創作最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對精神價值的守護、對思想含量、對現實的超越性的追求,關注當代人的靈魂,這應當成為散文家的思考焦點。

這是我看到學森散文的思索,與學森共勉之。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胆拖投注体彩大乐透 欢乐生肖一天赚2000技巧 6月18日老时时 千里马免费计划软件 求猫咪网网址 菠菜计划软件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新浪 赌场投注网 爱彩人彩票网购彩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