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會員天地 >> 會員新書 >> 正文

宋長征:散文集《一群羊走在村莊的上空》

更新時間:2019-01-23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作者宋長征

  責任編輯 張月陽 劉莉萍

  出版發行時代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黃山書社

  書號ISBN:9787546176765

  開 本 880mm×1230mm 1/32

  字 數 180千字

  版 次 2018年11月第1版

  印 次 2018年11月第1次印刷

  定價 39.8元

  中國版本圖書館CIP數據核字(2018)第186655號

  內容簡介

  本書是山東省簽約作家宋長征推出的第四本散文集,主要包括心曲、生靈、風物、血脈四個部分,作者化身為魯西南黃壤平原大地上一個村莊的少年,采取形象化的描寫、詩意化的語言,刻畫出生活在此的勤勞淳樸的鄉民形象,鋪展出一幅幅充滿禪意靈韻的鄉村水墨畫,呈現出已經逝去的農耕時代的詩意之美。這里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一件農具,一頭家畜,在孤獨少年深情目光的注視下,凝固在過去的慢時光里。

  作者簡介

  宋長征:山東省簽約作家,鄉村理發師。素描鄉村物事,勾勒民間冷暖,感觸大地心音,聆聽天籟私語。作品曾獲多種文學獎項,散文集《住進一粒糧食》獲山東省第三屆泰山文藝獎(文學創作獎)。另著有散文集《鄉間游戲》《慢時光,牽牛而過》。

  相關評論

  羊如霜雪,情似清波

  ——淺評宋長征散文集《一群羊走在村莊的上空》

  ◎湖南 王芳

  沒有離開過的地方不叫故鄉,永遠在原地守望的土地是故鄉的具象。在鄉土中國的歷史中,遠行和歸來是永恒的主題。我們放牧羊群,也放牧自己,不停地離開故土去往異鄉,尋找緲不可尋的希望;又總在寂寞長夜思念曾給予自己安寧的村莊,回想冬日陽光下母親曬出的棉被,洗凈的床單構造出的彩色迷宮,懷想與伙伴們在迷宮里奔跑追逐的快樂。那種快樂是何其簡單純粹,毫無沾染俗世的是是非非。《一群羊,走在村莊的上空》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寫出的作品,雖然每一物每一生靈都帶著隱喻,與人世的歡喜憂傷密不可分,但并不妨礙它自身的獨立純凈,自成一體。對于一個不斷城市化的中國而言,農耕時代也許不久就會在大地上消逝,那么這些文字將會是一首首美麗的挽歌,留住鄉村最后的記憶。

  在所有的文字里,出現最多的“羊”這個意象,無疑是他最喜愛、傾注個人情感最多的事物,成為了打開宋長征散文大廈的一把鑰匙。在他的筆下,羊的形象溫暖柔軟,潔白純粹,如霜雪般與世無爭,是理想之美的集中表現。他這樣寫道,“在羊的世界里,沒有鋒煙殺戮,只有彼此的依偎,相互取暖。沒有勾心斗角,只有謙良恭讓,文明如君子。沒有爾虞我詐,只有深情凝望”(《山間傳來牧羊曲》)。但就是這樣美善化身的羊,最終卻面臨被撲殺的命運,“弱者只是強梁手下一枚無關緊要的棋子,啟明星尚未睡去,和平的大地上早已一片狼藉”。越美,越容易被摧殘,便越痛。悲劇便是將美的事物摧毀給人看,作為宋長征的美的理想,被捕殺是偶然的命運,而尋覓愛,則是自我的擔當。“我的小青呢?這個曾經驕傲地在魯西南大地上奔跑的青色身影,終于,在某天逃遁”(《蒼耳蒼耳快快跑》),溫柔的美好的小青不見了,去尋找屬于它的真正的自由,但最終,只是毛發凌亂,沾滿蒼耳歸來。他所放牧的羊,多么像我們自己,從純真少年出發,在生活的洪流里或全軍覆沒,面目全非,或者沾滿刺球,回到母親的身邊。

  羊如霜雪,牛何嘗不是?還有會報曉的雞,在黃昏嘰嘰喳喳的鳥,叫了一整個夏天的蟬,甚至于被一把鋤頭挖成兩截又重新生長的蚯蚓,總是無辜地被唾棄的黃鼠狼,宋長征都給了它們溫柔的關注,視如霜雪般潔凈。他與它們一起長大,甚至能讀懂它們的語言,他看到人與生靈的相似之處,因而寫它們,也就是寫下自己,自然而然的隱喻在每一篇文字里閃現,“人為自己設置了囚牢,人在自己設置的囚牢里極盡所能,安排好聲光電色,可以讓人噴飯的競技娛樂,可以催眠的冗長的泡沫劇”(《鳥兒在黃昏說些什么》),“是野地上的泥土太單薄,根本無法豐盈鄉村的光陰,還是我們的欲壑太深,一片地,又一片地,被辛勤開墾,卻終于黯淡了最后的希望”(《蒼耳蒼耳快快跑》)……生靈們,與人世種種一一對照,每一種生靈,在一起生活久了,也就有了人的影子,失去它們,我們便會迷失在城市的森林。如果不是因為真正的愛和平視的目光,怎么可能脫離開“人”本有的居高臨下?恰因了情感的真摯自然,如同一派清波,才有了鄉村萬物的坦然與從容,樸素與溫暖。

  帶著這樣一種純粹的悲憫,宋長征記載下了另外一些平凡到你隨時可能忽略的事物,在不同的季節裸裎各自不同的美。“若于春,用明亮的鎬敲開一塊泥土,尋找著生命萌芽的訊息;若于秋,躺在空曠的原野,細數無邊的流云,而后,追隨著牛悠悠的步伐回家,感受鄉村土質的溫暖”(《到處有人說到牛》)。他寫農事,是一首一首的詩,并沒有過分渲染在大地上的辛勞;他寫木耳,蘑菇,地衣,樹癭,地氣,他便在文字里成了它們;他寫床,竟有床神,讓人想起鄉村的灶神——是不是還有碗神草神椅神鍋神呢?敬畏,是尊重之源,是美感之源,也是熱愛之源。他還寫風物,水缸是靜悟的詩人,簸箕是野地上走出的野孩子,阡陌縱橫,蜿蜒出眾生之路,外祖母的織布機里織進深深淺淺的光陰,草木最有情義的歸宿莫過于一雙草鞋……還有高粱薄、搖籃、蓑衣、轆轤、扁擔……這些細小如塵的事物,構成了鄉村世世代代的安穩歲月,宋長征的目光溫柔地注視著它們,他把自己安放在這些細小如微神的事物所構建的鄉村圖譜之上。

  所有感情的凝集在于人,父親母親和鄉民,這些生活在大地上血脈相連的親人,將村莊演繹出獨有的色彩,由物及人,宋長征的“村莊”才更加完整。無法回報父親的愧疚,對母親沒有說出口的愛,使全書最后一章的情感份量徒然加重,從而將所有的情感匯集,升華。父親母親,既是他血脈之根,也是所有人最初的來路和最終的歸宿,從具體而細微的情,到廣博而深邃的情,仍舊是一個出走到歸來的過程。兒子在漁船上經歷生死,母親竟能感應到當時的驚悸,村莊的神秘和神圣,充分地展示著血脈本身所具有的密碼。

  因此,用“羊”這把鑰匙打開這本書,便打開了散文家宋長征的情感世界,也便走進了清澈潔凈,自然憂喜的田園光陰。

  “我竟然沒有留下母親的只言片語,沒有留下她的一寸白發,沒有留下哪怕一件破舊的衣衫,而我小時候的衣,還藏在那只陳舊的木箱里。”(《母親書:重返子宮》)你可以想象,寫到這里的宋長征,眼眶濕潤,想去擁抱每一個失去母親的孩子——失去鄉村,我們都將是失去母親的孩子啊。

  鄉村記憶和抒情性靈

  ——評宋長征《一群羊走在村莊的上空》

  王川

  宋長征是從黃河流經的魯西南平原老河灘走出來的優秀作家,一位始終沉潛于鄉村大地的心靈守護者。難以想象,這個從小聽話、孤獨卻充滿幻想的孩子,在17歲輟學后經歷了海上捕魚、石場采石的打工生活,復回家鄉以理發為業,卻一直具有抽身皮囊審視生活、回望消失于時間深處的事物的能力,于是,他“異想天開,想要靠一支筆支撐起以后的生活”——而這,并不完全出乎所謂的寫作理想,更多體現為心靈傾訴的迫切需求。“一爿老屋,湛藍色的老瓦,像一片片時光之羽,一個神情憂郁的男孩坐在屋頂上,聽月光簌簌落下。”無疑,這是長征對自我精神圖景的描繪,“自己的一生”與“月光下的家園”形成內在呼應,他試圖更多展示氤氳于鄉土的田園與人性之美。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他文字的詩性氣質。而時常盤桓在他腦海里的意象——老屋屋頂與簌簌月光,恰對應于他作品的兩個重要書寫層面:鄉村記憶和抒情性靈。

  長征寫作僅十來年,卻出版了幾部散文集,獲得過泰山文藝獎。文學之路在他面前慷慨地打開,不能不說是才華使然。讀他新出版的散文集《一群羊走在村莊的上空》,更使我確認一個民間書寫者所具備的獨特本領和豐沛資源,以及迥異的才情和踏實勤勉的寫作姿態。他聲稱自己是“在物里成長”的,他的寫作也果然是“及物”的,那是對“存在”意義上的“家園”的撫摸與透視;更是“及人”的,他的“家園”又與時光、生命構成深刻的鏈接關系,綿綿拓展,不絕如縷。長征是極其感性的,他的心靈與情感貼附在家園存在之上,閃動著溫潤光芒,盡管他會將這光芒放大,那也是一顆善感心靈不可遏制的激蕩所致,畢竟,長征還年輕,生命經歷滄桑,情貌仍似少年。

  長征此書分為四輯:心曲、生靈、風物、血脈。抒寫雖有側重,但情感表達一以貫之。他寫到了柴門、土陶、炊煙、犁杖、小河、糧食、牧羊曲、老瓦、糧囤、石臼、麥草垛、屋檐、月光。透過單薄的柴門,他看見了“歲月深處的模糊與清晰”:破敗的柴門既是遠行與歸來之間的殷殷切盼與深情守候,也是鄉人漫長到一生的圍困,更是愛與幸福的收納之地。一只從新到舊的陶罐,盛滿了父親在田埂上耕耘的一生、母親的青春年華、老牛的渾濁眼神,陶溫暖著簡單的鄉村,像母親的胸懷,“把困難和風雨咽在肚子里,把親切與寬容慈祥地呈現,讓鄉村的兒女都在土陶一樣質樸的溫暖里成長。而她,在漫長歲月的某天,悄然破碎,甚至找不到一點可供回憶的殘片。”陶是一個鄉村的符號,“是鄉間的土著”,它的來路是鄉土,承載了孤單、貧窮、簡樸,更承載了單純、虔誠、美麗和幸福。炊煙是“鄉村的呼吸”“鄉村的靈魂”,燃起于秸稈、枯枝,伴著咳嗽、嘆息、辛苦與歡快的記憶,長征嗅出了它們的苦澀、香甜、堅硬與松軟。犁杖是最后的方舟,它具備與父親一樣的品質,“訥言而有力”,“有一半湮沒在莊稼院的泥土里”,而隨著父親的離去,它被閑置得銹跡斑駁。犁杖與犁鏵實際代表著父親與泥土相親相伴的一生,是將身影世代疊印泥土在泥土里的象征。在長征眼里,糧食有靈性,味道獨特,熠熠閃光,鄉民與村莊就“住在糧食里”。糧食包含了所有生命與情感因素:虔誠、憧憬、淳樸、守護、養育、繁衍、甘苦、悲喜、生死相依,住進糧食里,人才是溫暖的。良心草在長輩的描繪里曾是一種真實的存在,既是鄉村的公正符號,也生長于人的內心世界。然而,人心的貪欲致使它消失,只留下一個空洞的詞匯。實際上,在長征筆下,良心草是一種形而上的存在,包含了更多深邃寓意。對于屋檐上泛著湛藍的老瓦,長征進行了從古到今的深入解讀,它不單是將風雨、寒冷“拒絕在單薄的時光之外”的功能之物,還串起了“青苔的履痕”、巧妙的組合、滴答的雨聲、少女的心扉、雨巷的拐角、時光的羽毛、爐膛的焰火等系列意象以及轉瓦人的故事。而那日漸稀少的糧囤、石臼、麥草垛、虎頭鞋、撥浪鼓、榆木門檻,掛在屋檐下的酵母、玉米,地里的看護窩棚以及“從鄉村的細部開始流失”的東西,都附著無數令人念想的場景和過往,不僅關乎生活,更關乎意義或詩情——盡管是回頭去看,在長征的書寫間,即使平凡、貧窮、辛勞的生活,也一再呈現出令人追念的光澤與溫情脈脈。

  書中,長征還寫到了大量動植物,著筆并非生靈、草木本身,而是繚繞其中的風物之美、生活氣息與生存況味,蔬菜、樹木、谷物、野花、野草、野菜、禽鳥、牛羊、昆蟲、奔跑的野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大地生靈,作者就像一個少年一樣,對它們投注了迷戀與熱愛,在這類描摹中,長征無疑成為了一名抒情詩人——“萬物都會思念”,在他眼里,那些草木的汁液滲入生活,那些動物的樣態各具妙趣,它們均生長、繁衍于鄉土,是童年記憶、鄉村抒情、鄉土哲理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尤其贊嘆長征描繪的鄉村風物,不只具備了十分清醒的題材意識,更是對“及物”寫作的深入探求。水缸、簸箕、草鞋、搖籃、蓑衣、轆轤、扁擔、耬車、棒槌、磨刀石、織布機、高粱薄、阡陌、河流,這些物什,小到存于農家,大到存于曠野,都纏繞著時光的絲線,顯現著日常的紋理,交織著難忘的情節,隱匿著生存的密語,綻放著鄉土的燦爛,雖然包含著掙扎與呻吟、痛苦與無奈,但更展現了親人及鄉民的淳樸、勤勞、堅韌、寬愛和智慧,是對亙古長存的農耕景觀、生存命運與鄉村倫理的一次集中透視,既是一曲贊歌,又是一曲挽歌。書的最后一部分,長征寫到了鄉村血脈即人物群像:父母、兄妹、親戚、伙伴、瓦匠、剃頭匠等等,文筆轉入哀傷、低婉、沉痛,那些鄉土塑造的生命在卑微中顯示的堅韌與頑強,大概是農耕文明的最后一縷折光,也許只能收斂于回望的眼神與寫下的文字。對于漸行漸遠的傳統鄉村,他們曾經的生命與生活只是留在記憶里的最后“物證”。我甚至難以判定,除了追憶,長征是否還會書寫當下——而這,絕不是長征一個人面臨的問題。

  “故鄉是一縷流淌的月光,讓人牽腸掛肚。”長征的書寫安靜、從容,筆下的畫面清澈明亮,字里行間飽蘸深情,并時時流露著歡快筆調,即使苦澀,也始終浸潤著甜美。恰如當代著名作家張煒所言:“長征筑文,一磚一瓦皆來自鄉野深處……他以特別的口吻、聲色講述鄉村,語言充滿靈性,詩性觸及心靈。”因為始終守望鄉野,他的行筆才與鄉野水乳交融,并保持著對鄉村最純粹的情感與虔敬。他帶給我們的不單是回眸時的情感共鳴,更是一次追念時空與背影遠逝后的掩卷長思。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澳洲幸运10精准计划一期计划 时时缩水过滤器 11选5前三直选复式表 网络彩票托照片都是谁 京东app下载页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 排列三组六五码遗漏表 浙江11选5五一定牛 山东群英会追号计划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