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作家在線 > 作家印象 > 正文

趙德發:為世道人心立傳

更新時間:2018-03-20 | 文章錄入:jkz | 點擊量:
·························································································

趙德發:為世道人心立傳

沈鳳國

  在30多年的創作歷程里,趙德發不僅創作了大量非常有分量的長、中、短篇小說,也創作了一大批散文作品和非虛構、對話錄作品,如《拈花微笑》《在三教堂釀一缸酒》《白老虎》等等,許多作品都是他此前未曾涉足的領域,全新的領域。但趙德發不保守,他很注重和時代發展接軌,與時代脈動、發展大勢相呼應,筆者不敢說他超前這個時代,但他的的確確是緊跟時代。用他的話說,就是只有緊跟時代、傾聽時代,才能真正能感受這個時代的生命,真正能寫出深刻的、貼近人心的作品來。

  回望35年的創作歷程,趙德發至今已發表、出版各類文學作品700萬字,大量作品被轉載并獲獎。代表作有長篇小說《繾綣與決絕》《君子夢》《青煙或白霧》《雙手合十》《乾道坤道》《人類世》以及長篇紀實文學《白老虎》等,出版有12卷《趙德發文集》。曾獲人民文學獎、《小說月報》百花獎、《中國作家》獎、齊魯文學獎、泰山文藝獎、山東省精品工程獎等。我們發現,他的作品中始終葆有一種獨特的風格,那就是:樸素。樸素的文字,樸素的情感,樸素的思想,樸素到接近宗教的悲憫情懷。趙德發,這個從沂蒙腹地走出的作家,懷抱一顆樸素的慈悲心,用自己的文字為世道人心立傳。

1

  和所有藝術形式一樣,好的小說都有其獨特的氣質。這種氣質來自于作家成長的那片大地,腳下的大地是什么樣的品質,他的小說就長成什么樣的面孔。趙德發生于沂蒙,長于沂蒙,沂蒙大地深沉、隱忍、舍我、悲憫的性格決定了他的小說品質:蒼茫、深沉、遼闊,隱含著細膩的人文精神。和那一代人中的許多作家相同,趙德發也是通過生命中自我覺醒的力量,實現了自我啟蒙,自覺走過那個年代的貧瘠的文化鹽堿地,完成文學綠洲的建造。從《通腿兒》到“農民三部曲”“傳統文化三部曲”再到《人類世》,從一棵樹開始,到一片樹林,再到一片文學之森。12卷、近500萬字的《趙德發文集》,算是對他文學創作歷程的一個階段性總結。

  趙德發1983年在《三月》發表第一篇小小說,到1989年共發表了10多篇小說作品。這6年,可以看作趙德發文學之路的起步階段,可以稱之為他的文學初級階段。就在這個階段里,1988年9月,為實現文學夢,趙德發不顧親朋好友的反對和嘲諷,棄政從文,離開縣委組織部副部長的職位,到山東大學中文系作家班讀書。千百年來,在常人眼里,當官是一個最有價值的人生之路。趙德發卻一意孤行,追隨文學而去,這可以看作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人可貴的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文學與趙德發的緣分真不是用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的。這個階段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一個非常有潛質、有實力的作家已初見端倪。盡管這個階段發表的小說以短篇小說、小小說為主,雖是起步,但小說的結構設計、表述方式、環境營造、人物塑造、語言特點已十分結實,整體氣息也十分明顯。從某種角度上說,一個藝術家的氣質從他一開始創作或者說從他一降生就形成了。言為心聲,一個人的氣質、性情、稟賦、文化土壤、生活背景,決定著他的藝術氣質,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創作的深入、美學思想的不斷強化,讓這氣質更加明顯而已。

  直到1990年,還在山東大學作家班上學的趙德發,在《山東文學》發表了短篇小說《通腿兒》,標志著趙德發正式登上中國文壇。此作發表,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影響。《通腿兒》被當年的《小說月報》第4期轉載,并獲得該刊第四屆百花獎。后來,此作陸續被收入《1990年短篇小說選》《1990中國小說精粹》《20世紀中國小說精品賞讀》《中國當代短篇小說排行榜》等十幾種選集,直到今天,這篇小說依然為文學界所津津樂道。

  此后,趙德發的創作進入了相對穩定的創作高產期,逐步邁向創作高峰期。

2

  1996年12月,趙德發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繾綣與決絕》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標志著他作為一個成熟作家的形象,正式在中國文壇站穩腳跟。這一年,他41歲。

  《繾綣與決絕》是一部描寫近百年來農民與土地之間發生的復雜而深刻的情感關系的鄉土小說,表達了歷史的車輪一次次碾過鄉村時所造成的驚人后果。從小說中我們可以看到,因土地引發的愛恨情仇,貫穿了4代人的幾十個春秋。這部書,全面而深刻地表現了中國農民在20世紀走過的滄桑路程,表現了一個民族的心路歷程。

  在土地與農民命運的糾葛這條主線的貫穿之下,《繾綣與決絕》對小說情節的把握跌宕起伏,沖突不斷,讓人掩卷深思。作品對典型人物的塑造很到位,個性鮮明,有血有肉有靈魂,非常立體。正如評論家徐璧如所說:“(趙德發)對于人物命運感特別強,既寫出歷史環境對人物命運的改變,也寫出人物性格對其命運的影響……《繾綣與決絕》拉開了作家為農民立傳的大幕。掩卷之時,令人扼腕長嘆,又引人做深邃悠遠之想。”趙德發曾對好小說下過這樣的定義:開卷即感相見恨晚,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掩卷之后回味再三。《繾綣與決絕》,較好地體現了他的這份追求。

  在《繾綣與決絕》的扉頁上,印著趙德發的一張照片,他站在初春的麥田里,目光深沉地凝視著遠方,腳下的大地將它的弧線遙遠地呈現出來……

  《繾綣與決絕》是當年全國小說的優秀作品,與當年的許多作家的優秀作品一起得到了文學界的高度評價,產生了很大反響,尤其對山東文學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1997年,在山東作家協會和人民文學出版社聯合召開的研討會上,數位重量級的評論家說,這是繼《古船》《白鹿原》之后寫農村的最好的作品。著名作家張煒也發表了題為《感動與欣悅》的文章,對剛剛問世的《繾綣與決絕》給予贊美,說作者“好像在泥土里漚制了一千年,終于化成了土地的器官,一開口即有大音” 。那時,《作家報》每年都組織全國上百名專家、學者評選當年的全國十佳小說。“1997年全國十佳小說”的結果出來,《繾綣與決絕》名列長篇第一。后來,這部小說先后獲得山東省第四屆“精品工程獎”、第三屆“人民文學獎”,入圍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1999年1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又出版了趙德發的長篇小說《君子夢》。

  這部作品,講述了晚清至20世紀末不同歷史背景下,山東沭河岸邊律條村許姓幾代農民追求道德完善的悲壯故事:老族長及他的嗣子想把全族人都調教為“君子”,并身體力行,其結果卻歷盡曲折。小說一方面展現了儒家文化在農村的傳承發展,反映了中國農民百年來生活與思想的巨大變化,向我們展示了一幅20世紀中國民間的倫理文化圖景。另一方面反映了全人類所面臨的道德困境,對中華民族與儒教文化的關系作了深刻的思考,并對人類文明的建設途徑作了深入的探討。

  可以說,這是一座厚重堅實的深深鐫刻著關于天理與人欲、道德與物欲糾結交戰的石碑,石碑的背面則深深銘刻了律條村人的言與行、食與色、善與惡。

  2001年3月,長篇小說“農民三部曲”之一《繾綣與決絕》、之二《君子夢》同獲第三屆人民文學獎(1995-2000)。2002年9月,《中國當代作家選集叢書·趙德發卷》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12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將趙德發新創作的長篇小說《青煙或白霧》與修訂后的《繾綣與決絕》《君子夢》(改名為《天理暨人欲》)成套推出,冠以“農民三部曲”的總名,這個從1994年就著手的、耗時8年的寫作工程終于大功告成。120萬字的“農民三部曲”正式出版,標志著趙德發以一個成熟作家的身份步入中國當代文學史的大門。

  “農民三部曲”展現了百年農民進程、世紀命運的壯麗畫卷,寫作經度與精神緯度都堪稱龐大,保持了他一貫的宏大敘事和史詩特征。從橫向看,它展現了百年來沂蒙大地痛苦與追求縱橫交織的過程;從縱向看,它又是一部沖出沂蒙大地放眼整個民族的藝術史詩,表達了百年來中國大地上世道人心的巨變。趙德發以披肝瀝膽之精神,深入寫作的腹地,為這片土地、為這片土地上的人承受著歷史的擠壓、人性的交戰和民族的受難。古語云: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沂蒙大地自古以來就是出俠肝義膽的仁人志士的土地,趙德發那些看似含蓄蘊藉的文字里,始終站立著一個俠肝義膽的勇士形象,他為歷史、為這個民族承擔磨難與痛苦。趙德發用小說為世道人心立傳,傳達出悲天憫人的精神。

  在“農民三部曲”的封底,印著這樣一段話:“厚重文化背景下的新奇故事,一方美麗水土上的生動人物,對深刻主題的詩意表達,在近年來同類題材長篇中十分罕見,‘農民三部曲’堪稱田園絕唱。”從文學史的眼光看,將“農民三部曲”和近現代文學中的經典鄉土文學放在一起不僅毫不遜色,而且更有其獨特之處。

3

  2007年,趙德發在《中國作家》第1期發表長篇小說《雙手合十》,《長篇小說選刊》同期轉載。2008年6月,單行本由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這部小說的誕生,標志著趙德發創作的全新轉型和突破。

  《雙手合十》是中國大陸第一部展示當代漢傳佛教文化景觀的長篇小說。小說以佛門寺院為主要敘事空間,通過對明洲、怡春等地寺院、佛學院日常宗教活動、僧尼生活及與外界世俗社會的種種聯系等方面的描述,展示了千年佛教和禪宗的精神余脈,反映了商業大潮及社會風習沖擊下佛門領地的堅持、糾結與變異,塑造了休寧和慧昱兩代僧人的感人形象,展現了他們在當今商業浪潮沖擊下堅持操守、自度度人的精神風貌,對作為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佛教如何參與當今文化建設、如何為建設和諧社會作出貢獻等問題作了深刻探討。作品出自作家內心秉持的堅定信念和深刻的憂患意識,表達了歷史憂思和文化重建的愿望,具有特別的文化品位和藝術質量。

  2011年,趙德發展示當代道教文化景觀的長篇小說《乾道坤道》在《中國作家》11、12兩期全文發表。2012年9月,單行本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小說以主人公石高靜道長的生命歷程為核心,書寫了他海外傳教、臨危受命、歷盡曲折、重振南宗的經歷。他從“基因研究”和“性命雙修”兩方面來研究自己“活不過五十”的家族命運,最終憑借“我命在我不在天”的理念戰勝自我,重振瓊頂山道業。

  這是一部具有著豐富的時代內容、豐盈的精神容量、深厚的文化質地的宗教題材的優秀之作。其重要價值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表現出了作家拓展人文精神視域的努力,二是表達了試圖激活道教傳統,以重建文化與道德的努力,三是表現出對科學萬能的清醒重估姿態。趙德發以斑斕的現實狀況、豐富的時代面容作為底盤,書寫著道教的狀況,進行著冷峻而深刻的探索和努力。

  著名出版家安波舜這樣評價:“在當代作家中,寫宗教題材的不多,寫好的更沒有。因為這類題材不僅要求功力,更要求信仰。趙德發兩樣都做到了,所以,小說還沒有出版就在朋友圈內流傳就不足為奇了。而我堅定地相信《乾道坤道》‘我命在我不在天’這一融藝術、宗教和養生多重意義的主題,在當下的中國讀者中有非同尋常的號召力。”

  趙德發窮10年之力寫成《雙手合十》《乾道坤道》,實質上是以出世的題材影射入世的行動。這兩部長篇小說都具備一個共同特征:直面社會生活,拷問終極意義,觀照世道人心。從創作題材上看,如果說趙德發之前的“農民三部曲”是對古老中國生民的靈魂雕刻、對古老土地文明的深刻挖掘,那么,這兩部書則是開拓了中國小說的題材疆域。

  在不同小說題材、不同創作疆域之間自如切換,是一種很艱難的事情。但趙德發從世道人心出發,“起點”不變,他就實現了自如的表達。老實說,寫宗教題材的小說尤其是佛教、道教這樣的宗教題材小說是冒險的——因其文化的獨特而深邃,但趙德發成功了。2013年8月,由中國作家協會、山東省委宣傳部、山東省作家協會主辦的“趙德發傳統文化題材作品研討會”在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行,幾十位著名作家、評論家對《君子夢》《雙手合十》《乾道坤道》三部長篇小說進行了研討。大家一致認為,趙德發對于傳統文化的文學書寫,在中國文壇獨樹一幟。

  在30多年的創作歷程里,趙德發不僅創作了大量非常有分量的長、中、短篇小說,也創作了一大批散文作品和非虛構、對話錄作品,如《拈花微笑》《在三教堂釀一缸酒》《白老虎》等等,許多作品都是他此前未曾涉足的領域,全新的領域。但趙德發不保守,他很注重和時代發展接軌,與時代脈動、發展大勢相呼應,筆者不敢說他超前這個時代,但他的的確確是緊跟時代。用他的話說,就是只有緊跟時代、傾聽時代,才能真正能感受這個時代的生命,真正能寫出深刻的、貼近人心的作品來。

  文學是一種力量。這種力量來源于人類內心深處對于真理的共同追求。追求之深淺,決定著文學品格之高低。對于具有工程性的文學體裁,長篇小說更具有這個明顯特點,因為,它不僅考驗作家的體力、耐力、高度,更考驗作家的心力,心力包括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韌度、情懷的溫度。縱觀世界文學,幾乎所有的成功作家、有影響的作家都做到了一點,那就是為世道人心書寫,為世道人心立傳。

4

  趙德發是一位不斷進行自我啟蒙、自我突破的優秀作家。在經歷了短暫的寫作方向的調整后,他決意要在自己60歲生日之前寫一部大書。

  這部書,起源于他的一個念頭。自2011年,趙德發被曲阜師范大學傳媒學院聘為兼職碩士生導師,除了平時輔導所帶的學生,還給研究生班開設了宗教文化講座。2013年10月26日早晨,他為了給學生講基督教文化,找出《圣經》重讀。其中“立虹為記”這四個字,激發了他的某一根神經,他的腦際突然閃現出一個念頭:我要寫一部關于“人類世”的小說!激情奔涌之際,他發了一條微博:“一個念頭,一部作品。記住今天早晨,這將成為我創作生涯的重要時刻。”

  3年之后,39萬字的長篇小說《人類世》在《中國作家》第1期發表。小說一發表,就引起了文學界的高度重視,2016年的《長篇小說選刊》第3期以頭題形式進行了轉載。7月份,單行本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

  小說從“人類世”這個地質歷史學新概念切入,以一座大型海濱城市海晏市為故事的主要發生地,描述人類的種種作為,揭示地球形態與生態的劇烈變化,表達了對當今生態破壞、環境污染的擔憂,探討建設“生態文明”的有效途徑。

  《人類世》的結構放得開又收得住,所有敘事都放在了這個凝聚體里。小說以兩條線交錯推進的方式行文,一條是主人公孫參這條線,另一條是地質大學教授焦石和他的研究生關亞靜,雙線并行,隱隱呼應,將小說推向縱深和宏闊,準確地折射出現實社會中的方方面面,極大地呈現了人性的復雜性和生命的廣闊性。這是一部厚重的批判之書、警世之書,凝聚著作家的眼光、境界、膽識和對人類的思考。作品震撼人心的力量,來源于作家對現實的準確把握和對人類未來的憂思。趙德發用國際性的眼光和思維,呈現了一個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敢于為人類思考的擔當。本書策劃人、著名出版家安波舜,稱贊《人類世》“思想超前、故事新奇”。

  《長篇小說選刊》轉載此作時,卷首語中有這樣的評價:“趙德發是一位創作成就卓著且具有廣泛影響的山東作家,本刊曾經轉載過他的兩部長篇小說《繾綣與決絕》和《雙手合十》。《人類世》從大處著眼,關心人類的命運和世界的未來,同時又在宗教和哲學的引導下,探究人性的幽微之處以及人類獲得救贖的可能。”

  縱觀趙德發的小說創作,《君子夢》《雙手合十》《乾道坤道》“傳統文化三部曲”都是思考傳統文化和信仰的,而《人類世》對當代人的精神困境和終極追求等方面進行了深刻探討。事實上,《人類世》是趙德發對既有文學創作觀念和文學版圖的突破與拓展,放在趙德發的整個創作歷程中看,《人類世》的面世,是他文學創作中的總爆發。正如批評家張艷梅所言:“《人類世》是他近年來文學視野及思想建構的拓展和推進。”更重要的是,它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從《君子夢》到《雙手合十》《乾道坤道》再到《人類世》,從思考重建當代中國文化倫理的使命感到思考人類共同的命運,趙德發完成了他創作的一個三級跳:從農村題材、鄉土題材的創作,到傳統文化題材的創作,最終到世界性、人類世關懷的高度,這不僅僅是趙德發創作題材的拓展、文學精神的突破,更是一種境界的拓展、情懷的拓展。正是因為趙德發具備了一種大的視野,滿懷對人類的深沉之愛、對地球的千古幽思,他才可以站在一個相對較高的高度來關照這個全球化、信息化、地球村時代人類欲望的宣泄和精神的迷失。《人類世》是趙德發創作的一次大跨步,是他對世道人心進行數十年考量之后所作的一個制高點上的深情書寫。

  著名作家張煒如此評價:“(《人類世》)還在于為山東文學、文學魯軍增添了新的內容和元素,對于人們認識評價山東文學、文學魯軍提供了新的參照。此前,文學界評論文學魯軍的特點,就落腳到對傳統的堅守、道德的批判,甚至冠以保守、落后等標簽,趙德發的《人類世》,勇于探索,自我挑戰,以其世界眼光、人類情懷,為文學魯軍增添了新的內涵、新的元素,拓展了文學魯軍新的書寫領域,開掘了心的內涵。同時,也證明了趙德發是一位有雄心、有規劃,有著持續發力、不斷深入、不斷開拓能力的作家。”

  趙德發常說“天高地厚”4個字,我深知他的情懷。與這4個字相對應的,就是“世道人心”吧!趙德發是將生命與創作化入其中的,他的人,他的文,他的那顆樸素到慈悲的心,不僅為自己種植出一片文學之森,更為世道人心營造了一片真善美的綠洲。

  2018年1月,12卷《趙德發文集》由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1月11日,在北京舉行的首發式上,文學愛好者們抱著這套經過作家本人簽名的重達18斤的文集,走進首都澎湃的人潮,走進這個時代的縱深處。在一個淺表閱讀風行的時代,為何依然有人閱讀這樣大部頭的文集?透過《趙德發文集》樸素的裝幀、樸素的設計、樸素的內容,我們讀出的是一種思想的高貴。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麻将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电子投注单 pk10赛车走势图软件 幸运28玩的方法 2018世界杯买球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福建时时走势图 久丰国际登陆 01彩票是合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