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作家在線 > 創作談 > 正文

高維生:散文集《朱自清的背影》創作談

更新時間:2017-11-09 | 文章錄入:gnw | 點擊量:
·························································································

他留下一種生命的顏色

——散文集《朱自清的背影》創作談

高維生

 

這個時候,我在北碚居住的斗室,只有十幾平方米,坐在床上的小桌前,身邊堆滿資料。窗外的遠處是縉云山,能看清云華路上來往的公交車。

此時,我寫下文章的題目,走出朱自清的世界。春節后來到重慶的北碚,在不大的空間寫朱自清。閱讀他不是為了重溫少年時的記憶,而是對他生命的考證。從資料中尋覓他一生的蹤跡,情感的碎片排列起來,形成人的歷史,一個時代的縮影。

印象中的朱自清,總是中學生課本上的《背影》,這是個沉重的文學符號,一提到他的名字,自然想到他筆下父親的背影,很少深入到他內心的世界。朱自清是吳越文化滋養大,他長大外出求學,開始人生的漂泊,一直生活在北方,直至生命的最后時刻。朱自清在兩種文化差異中生存,形成獨特的文風。

一個知識分子,在漫長的生命路上,經歷很多的事情,關鍵的時刻,表現良心和責任。很多人糾纏在朱自清是胃病死亡,而不是餓死的,在這個問題上,怎么死的不重要,但體現作為知識分子,承擔自己的責任。他在極端饑餓的情況下,讀到吳晗給他的《抗議美國扶日政策并拒絕領取美援面粉宣言》。朱自清毫無一點猶豫,伸出病中無力的手,顫抖地拿起筆,認真的在宣言簽上名字。這三個字,不僅是支持與決心,也將一家人的生存,拖入艱難之中。名字簽得分量重,凸現他的人格和精神品質,不能用套話和大話,做高尚的評價。

  我每天去縉云山散步,沿路有很多的竹林,長得不怎么粗壯。每次經過停下腳步,用手觸摸幾下,感受竹子的體溫,聽它的呼吸聲。

梯道入口處的竹林前,豎立一塊大石頭,上面刻有“竹報平安”,它與縉云山極不和諧。山上生長大片的竹林,不時有鳥兒叫聲鉆出。竹子的清香在空氣中彌漫,每吸一口,身體里有竹的氣息。竹子是正直的象征,它不追求功利,心無雜念,甘于寂寞。竹子生命力極強,它不求土地多么肥沃,有一點空間便將根扎牢,繁衍生息。竹子性格鮮明,每一段竹節,表現清淡高雅,一塵不染。置身于大自然中,敞開自己的情感,所有的感官與周遭的環境融為一體,找回心靈的寂靜。

中國人對竹的情結,最早追溯到魏晉時期,竹子挺拔,一年四季青翠,不拒風雨,不怕嚴寒,它的性格傳達出內在的氣韻,對人生的思考,折射在竹上。我望著竹骨節,充滿自然的傲氣。朱自清的文字,形成連綿起伏的山脈,聳立在時間的大地上。他的日記、詩歌、文學評論和散文作品,都是他生命的印跡。朱自清滲出詩意的寫作,是他內心的獨白,向這個世界的傾訴。蘇珊·桑塔格指出:“所有這些加起來,構成一部破碎的、含義豐富的作品集——一部由殘篇構成的卷帙浩繁的集子。他留下的不是完成了藝術作品,而是一次獨特的出場、一種詩學、一種思想美學、文化神學和受難現象學。”[1]當我們從另外的角度審視朱自清,梳理他經歷的每一處場景,接觸過的人物。好散文應該是情感、精神和思想的融合,在心靈的容器里搗碎,流淌的汁液。

  寫作者抄襲、復制,編制一個個虛情假意的故事,他們害怕真實,使他們原形畢露。大多數人是娛樂寫作,將文字當作投擲的骰子,賺來人們的眼球,贊美聲,驚嘆聲和熱鬧聲中,得到效價的獎賞,大面值的虛假回報。報紙副刊發表豆腐塊,馬上貼到論壇上,擺好架勢自吹自擂,接著有一批捧場者,獻上電子掌聲,電子鮮花,電子祝賀,燃起卡通鞭炮。論壇上弄得喜氣洋洋,人們沉浸文字的狂歡中。沒有一個人唱反調,敢于亮出精神的手術刀,解剖還未冰冷的豆腐塊文章的尸體。

文字的游戲,注入身體中的狂犬情緒,迅速燃遍全身。他們變得膨化起來,眼睛被功利占領。他們的作品喪失真實,山寨虛假的抒情,泡沫的浪漫。他們的文字是季節的顯示器,不同的時節寫一篇文章,編造生活小故事,弄一段小哲理,配上小情感,結尾筆鋒一轉,提高幾度情緒,升華主題的高度。   

         鉤沉出朱自清的蹤跡史,將情感的碎片攤在陽光下,一個人把歷史和空間串聯一起,形成大歷史。傾聽他講述,這些故事構建他的生活,它們和一個時代、文化緊密相連在一起,不可分割成塊狀。敘事是人類的表達方式,它是生命的解讀。傳達出人的思想、精神和質地,它們構建成生命的傳記。

朱自清的文字天然質樸,不是玩弄虛情假意。他永遠屈服于事實、歷史的環境下。原始的情感,被朱自清儲藏在生命中。每當寫作時,資源不斷地涌出,不可能憑蒼白的亂想,編造陳詞濫調的故事。每個寫作者都在找尋自己的路,形成豐富的精祌河流,讓生命中的風吹草動遍布河的兩岸。

寫作不是電子游戲,在虛擬的空間,玩一些空想的游戲。寫作面對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面對的是命運。

昨夜寫完朱自清,狂風大作,挾著大粒的雨滴,風雨交織中寫完最后一個句號。今天早上,散步的路上,沿路的竹林,葉子被雨洗得清新,空氣濕潤,吸一口特別舒坦。縉云山露出真面貌,云開霧散,感受朱自清背影的意義。



[1] []蘇珊·桑塔格著:《在土星的標志下》,第19頁,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6年版。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极速赛车二维码 重庆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 36选7复式8个号 pk10刷负盈利平台 修改时间差玩时时彩 安徽15选5开奖 腾讯分分彩资料计划 天津时时网页计划 北京pk赛车分析软件 广东时时彩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