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精品展臺 > 報告文學 > 正文

中國有座魯西監獄

更新時間:2011-10-15 | 文章錄入:admin | 點擊量:
·························································································

中國有座魯西監獄【作者:王光明 姜良綱】


  ■作家檔案:

  王光明,山東樂陵市人。1965年考入山東大學中文系。1992年至今,為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兼文學講習所所長。從1972年開始發表作品,創作主攻散文、報告文學兩種體裁,兼及電影文學和評論。

于創作時,不愿“廣種薄收”,追求“單位面積產量”。現已發表作品逾300萬字,其中,報告文學《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獲1983~1984年度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長篇報告文學《大王魂》(與李存葆合作)獲“中國潮報告文學”征文獎。

  姜良綱,1963年出生于山東省臨沂市,中國作協會員,社會科學副研究員。曾在《人民文學》、《星星詩刊》及港、臺地區報刊雜志發表詩歌百余首,報告文學、小說等文學作品30萬字。

  ■作品簡介:

  《中國有座魯西監獄》全方位多角度地報告了一座現代文明的監獄面貌,真實地再現了魯西監獄創業、改革、發展的歷程,塑造了以監獄長曹務順為代表的魯西監獄開拓者等一批生動感人的人物形象,是近幾年來難得的優秀長篇報告文學。

  在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的認知中,監獄是一座“城堡”,里邊沒有小草的芬芳,沒有鮮花的綻放,有的只是繁重的勞動,嚴厲的懲罰和一張張凝固的蒼白的面孔……但在魯西監獄的監區里,不僅有冬的冽凜,秋的肅然,還有夏的熾熱,春的溫情……

  第九章春風不使一木枯

  (上)

  在改革開放之前,監獄屬于保密單位(對外稱×××生建廠,×××勞改農場),它和民眾之間,總是隔著一層霧。“霧里望監”,只有解不開的朦朧,猜不完的恐怖。在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的認知中,它就是國家專政機關為犯人制造的一座奇特而真實的“城堡”。在這“城堡”里,沒有小草的芬芳,沒有鮮花的綻放,沒有藍色的筆記本,有的只是繁重的勞動,嚴厲的懲罰和一張張凝固的蒼白的面孔……

  走進“魯西”這座現代化文明監獄,聽著干警介紹的一個個“播春風化雨露,化腐朽為神奇”的改造案例,并找罪犯進行實地采訪,筆者有如撥云見日:原來在魯西監獄的監區里,不僅有冬的冽凜,秋的肅然,而且還有夏的熾熱,春的溫情……這里的干警將“法、理、情”,相糅相配,恩威并施,無愧于“人類靈魂的特殊工程師”這一高尚的稱號!

  時間是把剪裁春秋的大剪刀,魯西監獄雖然僅僅創建才5年,可歲月卻在這里剪輯了多少動人的情節啊!

  1995年冬魯西監獄收押第一批犯人時,監舍、電廠才剛剛建設,干警職工的工作、勞動環境還相當艱苦。春節快要到了,這是中國人最重視的傳統節日。作為犯人,也是他們思想最容易波動的時候。為使犯人在魯西過好第一個春節,曹務順等黨委一班人決定:要讓犯人在除夕之夜吃一頓韭菜豬肉水餃。

  這年是“小進”,臘月二十九晚上就是除夕。臨靠年根兒那幾天,朔風凜凜,瑞雪霏霏,監獄門口的柏油馬路上,鋪上一層厚厚的晶瑩雪被。公共汽車行駛在上面,車輪打滑,只得放緩速度。這時,魯西監獄車也不夠用,為能買到鮮韭菜,剛分配來的干警王振遠自告奮勇去濟寧市采購。這天是臘月二十八,自由市場和蔬菜店的韭菜大都已售罄。他跑了七八個地方,才把韭菜買到。從濟寧回來的路上,自行車不好騎,他就推著一步一步地往回拱,路上不知摔了多少次“個兒”!

  當他返回魯西監獄時,雪水沾了個滿身,兩手凍得像紫饃饃。在伙房做飯的犯人見狀,心中充滿對政府的感激,有一人竟拿出手套,讓王振遠暖和暖和……

  石頭也落淚

  犯人趙某,是個因殺人而被判為“無期”的長刑犯。他之所以殺人,有一段較為曲折的故事:

  趙家兄弟三個,趙某排行老三。父親早逝,家有80多歲的老母。趙家兄弟好逸惡勞,基本上都是太陽曬到屁股,卻連翻個身都懶得動的角色。由于哥仨住的還是父親給他們留下的三間搖搖欲墜的土坯小北屋。兄弟仨都超過了結婚年齡后,仍然都是“光棍”兒。他們的母親東央西求,才有媒人給老二介紹了一個帶有一女的“后婚”。老二道德淪亡,在妻子過門后,竟傷門敗俗地將自己8歲的養女蘭蘭給強奸了。因其行為惡劣,被判刑入獄。

  老二出獄后,兄弟仨提出要分家。三間破草屋又家徒四壁,沒有什么好分的。經村支部和親門近支說合,老二只分得一頭小牛和幾根只有碗口粗的檁條。老二去牽小牛時,趙某只是將之豎眉立眼地瞟了兩眼;再去拉木頭時,趙某卻氣不忿了,順手拿起一把鐵锨使勁向二哥頭上拍去,老二當場昏厥;趙某此時失去理智,怒氣難消,他估計二哥還沒有死,又拿起鐵锨照著頭狠狠夯了幾下……

  趙的母親見家中出了人命,連忙喊來村干部和鄰居。人命關天,大家都勸趙某快去派出所投案自首。趙某平時也多少知道一點兒法律,懂得精神病人不負刑事責任。在他稍微冷靜之后,便把自己裝扮成兩眼頹唐,神色恍惚的瘋子。派出所比較負責任,便出錢帶趙某去精神病院做了鑒定。結論是:沒有精神病。檢察院這才起訴到法院,法院判趙無期徒刑。

  趙某關進魯西監獄后,安排到由徐士新任監區長的監區。徐士新是改造罪犯的能手,在調魯西前,因成功地改造過一些犯人,多次立功受獎。他有個信念:“只有難改造的罪犯,沒有改造不好的罪犯,關鍵是要找到一把開啟犯人心扉的金鑰匙,只要找到了,就沒有打不開的銹鎖!”可面對趙某,他卻束手無策,徒喚奈何。

  趙某入監后,精神依舊反常。看到犯人張口就罵,動手就打。犯人家屬會見時帶來的東西搶過來就吃;犯人開飯時,他抓起一只饅頭咬一口就扔。在監舍里,他常躺在地上,四腿朝天,拉不起也喊不動。在他歇斯底里過后,徐士新派分管干警找他談話,他裝成步履不穩,東倒西歪的樣子,一進干警辦公室的門就出溜一下倒在地上,翻著白眼,神情憂郁木然。他有時還裝成手舞足蹈、狂呼亂叫的樣兒,推開徐士新辦公室的門,大聲問:“徐士新在哪兒!”徐士新的辦公室擺有櫥子,他進來后,就去拉櫥門。徐士新問他:“你這是干啥?”這時,趙某又裝成不認識徐的樣兒,管徐士新叫大哥,管辦公室的其他人喊“二哥”“三哥”……為此,監區的領導,請示分管監管工作的副監獄長武希道批準后,多次對趙犯進行隔離反省,也讓他蹲過禁閉室。“死豬不怕開水燙”,寬猛相濟都不奏效。

  徐士新工作審慎細致,在多次查閱了趙某的檔案后,發現了疑點:趙犯有癲癇病史,他和副監區長邢憲垠商議后,決定讓邢到附近的岱莊精神病院去進行咨詢。專家告訴邢憲垠,患有癲癇的病人,在發作時,大腦嚴重缺氧,意識喪失,既沒有反抗能力,更不會有行兇行為。得知了這個情況后,徐士新心中有了“章程”。他決定讓邢憲垠帶干警楊佃生到趙某的案發地再去細訪。

  邢憲垠也是一位改造罪犯的干才。因人施管,因人施教,因勢利導是他的工作特色,他和小楊先到了派出所,派出所肯定地說:“趙××就是裝病。”他們又到趙犯的所在村莊,分別找村支書和趙的鄰居座談,人們的評論幾乎如出一轍。最后,他們又來到趙犯的家中,邢憲垠見趙犯的母親齒疏發禿,形容枯槁,晚景凄慘,頓生憐憫之心;又見趙家室如懸磬。蠅床瓦灶,鼻子不禁酸楚;特別當他看到趙犯之被二哥強奸過的侄女,身體是那般孱弱,穿著是那般寒酸時,心如刀絞一樣。他當即從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二百元遞給了趙犯的母親。在和趙母交談時,邢憲垠還得知,趙某懶歸懶,但挺孝順,對于小侄女蘭蘭也很疼愛……

  在去寧陽時,邢憲垠讓小楊帶了一個照相機,并囑小楊把他們的活動盡量全都攝下……

  邢憲垠回來后,把去走訪的過程向徐士新一說,徐士新大喜過望:“咱們可以和趙某打一場心理戰了!”

  在徐士新、邢憲垠等提審趙犯時,趙犯仍眼神直勾勾地躺在地上。邢憲垠說:“趙××!你知道這幾天我為啥不找你么,告訴你吧,我到你的村子去了!我見到你老娘了,我向你老娘說了你在這里的改造情況,你知道你老娘說的啥?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這孩子咋這么不爭氣啊,我活不了幾天了,惟一掛心的就是小三兒能早日從獄里出來,成個家,那樣,我死的時候才能閉上眼呵……’”

  聽罷邢憲垠的這番話,趙某那凝滯、黯然的眼睛,先是出現了一點光亮。他抑或是認為有詐,兩眼的亮光一閃后,又像死魚一樣翻著。邢憲垠先拿出他和小楊與當地派出所干警交談時的合影,送到趙犯的臉前說:“你認識這是些啥人嗎?”

  躺在地上的趙犯,眼睛似睜似閉地一看,嘴里喃喃道:“認識,認識,這是大哥,這是二哥……”

  邢憲垠又遞上他和村支書及鄰居座談時的合影送給趙犯看:“你再認認這些是些啥人?”

  趙犯的疑心去了大半,那混沌的眼睛開始放亮了,他心虛氣短地說:“這是俺村的支書,這是鄰居,這是邢隊長……”

  徐士新指著照片上的邢憲垠說:“他不是你二哥嗎?”

  趙犯捶捶自己的腦袋:“徐隊長,我錯了,我不該欺騙政府……”

  邢憲垠趁熱打鐵:“趙××,你想見你老娘嗎?”趙犯的眼淚涌出眼眶,放聲號哭:“……我這一輩子怕是見不上老娘了,我的刑期這么長,老娘八十多了,即使能出去,也不能盡孝了……”邢憲垠因勢利導:“我見到你老娘了,她身體挺好的,不信你看看……”說著,他把自己和趙母的合影又遞給趙犯。

  趙犯一骨碌爬起來,拿起照片仔細瞅了兩眼便緊緊抓住不放……

  接著,邢憲垠又拿出趙母和小蘭蘭及他給趙母遞錢的照片一一遞給趙犯觀看,趙某看后撲通一聲跪下了:“徐隊長、邢隊長,我不是人!我二哥強奸我侄女不對,但不對也不應該砸死他……我也不該裝精神病,你們跟我談了有上百次的話,我也不該不覺悟!我自從進監獄后,就不準備活著出去了,惟一掛牽的就是老娘……”

  見趙犯的心理防線已被徹底攻破,徐士新循循善誘地說:“趙××,你今天認了錯,這是一個好開端,對你來說,往前走前途光明,往后退,就是萬丈深淵。魯西監獄判無期甚至死緩的有20多個,你看看,哪個像你這樣抗拒改造,你要是誠心認錯,我可以為你召開一次全監區的犯人大會,在會上你要做深刻檢查!對你曾經打過、罵過的人要賠禮道歉,還要把裝瘋賣傻的原因講清楚,要不,你馬上把照片交上來……”

  趙犯死死抱住照片不放,他大串大串的淚水沿著鼻子尖滴了下來:“徐隊長,這些條件我全答應,你們對我、對我老娘這么關心,石頭也會落淚的……”

  趙犯在監區痛哭流涕地做了檢查后,判若兩人,監區安排他打掃監區衛生,他一天能把走廊掃抹幾十遍,連墻裙子都擦拭得干干凈凈。鑒于他確有悔改表現,他已由無期徒刑改為××年……“臭肉”栽香花罪犯秦某,寧陽縣人,因攔路搶劫,被判刑15年。該犯思想腐朽,曾先后娶過4任妻子。改革開放后,他曾當過包工頭,后來自己開了個小飯店,小日子一度曾過得滋滋潤潤。但他欲壑難填,在他開飯店時,動輒以損害別人來滿足自己的私欲,如有過路的車在他飯店里歇腳吃飯,他不是叫人偷偷卸下一堆煤,就是自己悄悄抓走兩只雞。客人發覺后,稍有不滿,他就把人家打個鼻青臉腫。對鄉里他也是蠻橫無理,誰要是惹著他,重則棍棒擊打,輕則報以老拳……

  由于他劣跡斑斑,在當地造成很大民憤,人們見了他如同見了瘟神。在攔路搶劫事發后,法院數罪并罰,他被判刑15年。

  身陷囹圄后,秦犯的社會存在方式和環境條件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他的發財夢也被擊得粉碎;再加之這些年,在家中他基本上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橫草不知豎拿,在外頭又是耍耍嘴皮子,好逸惡勞的積習很深,故而參加勞動時很不積極。

  一次,在挖泵房基礎時,秦犯裝肚子痛,故意坐在地上怪叫。他對看管的干警說:“我就是這堆臭肉了,你們愛怎么辦就怎么辦吧……”

  同室的犯人都知道他是假裝的。事情過去后,先是同室的犯人喊他“一堆臭肉”,接著同監區的人也跟著喊了起來。

  后來“一堆臭肉”干脆破罐子破摔,消極抵抗情緒越來越嚴重。對政府的管教他硬頂軟磨,同犯人也常因瑣碎小事打架斗毆;參加勞動仍像以前那樣揀輕躲重。因違規違紀,受處罰的事情經常發生,是個大錯三六九,小錯天天有的角兒。

  后來,他被調到四監區,分管改造的是副監區長趙喜。趙喜來魯西之前,剛從部隊轉業。在部隊服役時,曾任某部裝備管理股股長。他勤奮好學,在理論上有自己的一套。

  到四監區后,見秦某在勞動時偷奸耍滑,便一星期找秦談話一次,有時甚至談到深夜。經過趙喜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育后,秦某終于較為深刻地認識到自己抗拒勞動改造的錯誤。但后半年他那在社會上養成的霸道、流氓舊習卻又犯了。犯人家屬接見時,常會給犯人帶來一些吃的、用的東西;他知道后,你要是不“孝敬”他,他就給你“穿小鞋兒”:不是找茬兒說你違反了什么紀律,應該扣分;就是偷偷給你打小報告……

  他成了監區的“獄霸”。

  一天,他借口檢查紀律,卻在工具房的不顯眼處偷偷找了一個地方睡起大覺……監區領導很快就了解到這些情況,便召開全監區犯人大會,對秦犯進行民主評議。見大家提出的意見太多太多,就把秦的“紀律委員”給撤掉了。

  四監區改造氣氛很好,同犯都看不起秦某。時間一長,他覺得很孤立。于是,便找到趙喜監區長,以匯報思想為由,希望政府再給他一次機會。趙喜說:“我們已經給你機會了,過去曾把你推到相當高的位置,但你不自尊自愛,這怨誰?”

  秦犯央求道:“趙監區長,請你給我召開一次全監區犯人會議,我主動檢查,大家過去不是說我是‘一堆臭肉’嗎,我想今后以實際行動徹底改變人們的看法……”

  秦某在全監區犯人大會上做了檢查后,被調到花室勞動。他見花室占地面積不小,又正處在監舍的中心位置,各級領導參觀監獄或檢查指導工作,都要從花室前經過,是監獄的“門面”,就暗暗下定決心,要在短短的時間內,使花室的面貌有較大改觀。他虛心向在花室指導工作的張師傅請教,又買了一些有關花卉栽培知識的書籍認真翻閱。中午吃過飯后,他一撂飯碗就去花室侍弄,特別是夏天,花室熱得像蒸籠,他就只穿一個褲頭和汗衫兒。經過艱苦的勞動實踐,他栽培出地菊、立菊、塔菊、懸崖菊、盆景菊、蝴蝶菊、大盆千頭菊168盆及花瓶、花籃、“現代文明監獄”、“龍”等菊種和樣式及造型。這年的國慶節,他的這些成果送到監獄的辦公樓前展示。見自己的勞動成果得到承認,秦某樂得嘴角咧到耳朵。

  像秦某這樣通過教育和勞動改造由消極、抵抗到通過勞動磨煉,得以轉變的何止一例!

  (下)

  2000年仲春的一天上午,魯西監獄一監區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報告會”。身穿淺藍色囚服的囚犯橫成排,豎成行地坐在小馬扎上,副監獄長武希道、一監區領導王慶河、馬升進、邢憲垠、魯先哲,監獄獄政科的劉葆善、教育科的韓長青等身著橄欖綠警服端坐在主席臺上……

  為使罪犯從內心深處認識自己犯罪的危害,魯西監獄采取“請進來,走出去”的方式,每年都要邀請公、檢、法、司等機關或社會團體及老紅軍、勞動模范、知名人士來獄中幫教,舉辦講座,進行道德的、法律的、人生觀的教育,使罪犯懂得人生的意義,促使其告別昨天,回頭是岸……

  這次的“報告會”與過去有所不同。在臺上幫教的是寧陽某中學一位14歲的“初一”學生,而且是在押盜竊犯秦某的兒子秦曉生。詎料,“報告會”的效果顯著,它沒有往常那種莊嚴、肅穆的氣氛,也沒有講演人的那種言之鑿鑿,而少數犯人的聽后藐藐。臺上淚光瑩瑩,為之動容;臺下的犯人或掩袖啜泣,或低頭慟哭……

  一個十四歲的骨瘦如柴的少年的“勸教”,如何會這般撞擊開人們感情的閘門,莫非他具備“講演”天才?非也。

  這里面仍有一段讓人聽來噓唏不已的故事。“爸爸,我恨你,也愛你!”

  1998年5月,秦某因盜竊罪被判刑三年,在他侵害社會、損害他人的同時,也給家庭帶來深重的災難。他家有病怏怏的六旬老父,患有精神分裂癥的妻子,一剛滿12歲的兒子,一不到10歲的女兒。被捕前,他是家中的主要勞力;入獄后,家中就像倒了梁砸了柱,破碎的家,全靠體弱多病的老父和病一發作就瘋跑瘋顛的妻子撐著。秦某刑期較短,加之獄內的環境又有利于犯人的改造,剛進監后,他的表現還說得過去。眼看著刑期過了大半,他卻忽然變得自卑自棄,心如冰凍,夜里常常失眠,勞動、學習也不時走神兒。這事兒引起王慶河等監區領導的注意。

  后來,秦的兒子秦曉生給他寄來一封信。干警在遞交信時,才發現了個中緣由:原來秦曉生在小學畢業后升初中時,因交不起370元的學雜費不得不中途輟學。干警把事情反映到王慶河那里,王慶河牽情動腸,心潮起伏:370元錢在寬裕人家還不夠一頓喜慶飯錢,可在秦某家中卻是一個不小的數目!秦某的兒子這么小,背著一個罪犯的兒子的名聲,心理負擔就夠重的了,難道還讓他失去上學的機會嗎?法律無情人有情,決不能因為秦某犯了罪而貽誤了他兒子的前程。于是,便斷然決定,讓副監區長邢憲垠和干警呂冬青拿上監獄由干警和犯人捐助的“特困基金”400元,到寧陽秦某家中慰問并替其子交上這筆學雜費。

  邢憲垠、呂冬青到了秦某的家中,一看到那窘迫的狀況,心就抽搐起來:床頭上除了幾件破舊的衣服和一團大窟窿小眼的棉被外,很難找到現代生活的印證。低矮的三間破屋的梁頭上,電線也被絞斷了,纏上了黑乎乎的膠布。邢憲垠問是咋回事兒,秦某的父親據實以告:因家中交不起電費,電線被電工割了一年多了。邢憲垠、呂冬青忙去找到村支書,和風細雨地講述黨對犯屬的政策。見我監獄干警這般關心犯屬,村支書深受感動,立即喊來電工給秦家接上電,并答應電費由村中出。邢憲垠、呂冬青安慰了秦的父親、妻子和兒女之后,又借了兩輛自行車,親赴某中學去找校領導交涉秦某兒子的上學問題。

  該校的寧校長是位知情達理之人,當他明白了邢、呂兩人的來意后,說了一番很動情的話:“……按照學校和縣教育局的規定,只有烈士的子女和父母雙亡的孩子才免交學雜費,秦曉生是犯屬子女,而且還有母親,不屬于免交之列……想不到我們社會主義的監獄這么人道,我們作為教育工作者,讓犯屬的孩子能夠上學、上好學更是責無旁貸!這樣吧,秦曉生這學年的學費先由你們魯西監獄交上,以后學年的學費我們全給免了……我們開學快兩個月了,秦曉生耽擱了不少功課,我們把他送在最好的班級,并派最好的老師單獨給他‘開小灶’……”

  寧校長的俠肝義膽委實讓邢憲垠和呂冬青感動。回到魯西監獄后,邢憲垠把去秦犯家鄉的事兒向武希道、王慶河做了匯報。武、王都認為這是向犯人進行服法教育的一個好教材,于是,他們請來了寧校長,叫他坐上了主席臺;也叫來了秦曉生,讓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給犯人上一堂“幫教課”。

  “幫教課”在催人淚下的氛圍中進行著。只見秦曉生用哆哆嗦嗦的雙手拿著講稿,泣涕漣漣地念到:親愛的爸爸,正在服刑的大爺、叔叔們,你們知道我爸爸出事之后,我們一家是怎樣度日的嗎?

  年邁的爺爺每天都站在門口,眺望遠方,他老人家每天夜里都在哀嘆流淚,眼淚把被角都滴濕了!還有我的患精神分裂癥的母親,心中更有說不出的委屈,她病情略有好轉,白天就拼命地干活,用勞動麻痹自己,汗水從她的臉頰上流下來,淚水從她迷茫的雙眼中涌出,她總是說那句不變更的話,“要是你爸在家就好了,就好了……”每逢佳節倍思親,仲秋之夜,一家四口人,總要放五副碗筷,其中一副是爸爸的;仲秋之夜,月圓人不全,我多么盼望人全月兒圓啊!爸爸,親愛的爸爸,你知道嗎,我恨你,但同樣愛你!……

  今天,我看到了曾經因一步走錯而來到這里的大爺叔叔們,看到了森嚴的高墻,也看到了和老師一樣既嚴肅又慈愛的警察叔叔,我的心情是不平靜的。古人說過:人非圣賢,孰能無過,過而改之,善莫大焉。求你們想一想社會對你們的關愛,想一想孩子等你們去撫慰去溫暖的干涸的心靈……社會的大門也是隨時向你們敞開的,你們回家之后一家人和和睦睦、朝夕相處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

  秦曉生如泣如訴,有怨有愛的“幫教”,仿佛像一根無形的鞭子在抽打著罪犯那骯臟的靈魂;一聲聲童聲的呼喚,使他們悔恨交加!

  秦某哭成了一個淚人,其余的人也在嗚嗚地悲咽……

  在以后的采訪中,筆者了解到:魯西監獄早在1996年就開展了親情幫教活動,并設立了“服刑人員特困家庭救助基金”。曹務順及黨委成員帶頭捐款,據不完全統計,從1996年以來,監獄共救助罪犯家庭30多人次,為罪犯解決困難及困難之事40多件次。犯屬送來的“情深似海”的橫匾、敬贈的“人民好公仆”的錦旗,現在都一塊塊,一面面地掛在各監區的辦公室里。

  像寧校長和秦曉生這樣的“規勸”教育,魯西監獄也進行過多次,他(她)們當中有犯人的妻子、父母,有犯人的哥哥、姐姐……他(她)們的那發自真情的召喚,都同樣使罪犯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人民警察執法嚴明。但這特殊的職業,并沒有減退他們心中最圣潔的感情。他們始終堅信:父子情、母子情、夫妻情、手足情,是人世間最美好的人倫情結,它們來自人的天性,是山泉出自大山的自然涌流。罪犯雖然一般都道德淪喪,損人利己,但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說,良知并未完全泯滅,只要在他們那冰冷的心窖里,投下一把親情之火,有時也會熊熊燃燒,變成改造的熱力和驅動力。(此部分為全文第九章節。)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排三直播视频 江西多乐彩2019062227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 吉林时时规则介绍 制作app游戏 新时时彩加奖 快乐扑克3任二技巧 大乐透10十2中3十0奖金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